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做完过一件事,的确是我太没天分!

每当拿起这本书,就会想起大二时,第一次备考注会的那个夏天。

2004

那年暑假,回家,终日沉迷于儿女情长,完全无法集中精力复习。

暑假结束,回校,和对门的女生一起,在东奥论坛找资料、打印,日子里有种努力奋斗的味道。

查分那天,yn坐在床上,踢着脚,看着我屏幕上出现经济法57,不知她是安慰还是讽刺,“像你复习这么短时间,如果能过才不正常!”

我默然。她跳下床,继续查她的会计,“59”,分数出来,她沉默更久。

2007

佛山顺德,七月流火。刚入职的我,努力把自己打造成职场女性的样子。也会在某个晚上,洗完澡后去员工阅览室,看几页书。但更多时候,是跟新同事们吃吃喝喝,购物,游泳,打牌。...

仰望安迪,心疼小美,厌恶小曲。别人眼里的关关,到头来最像的是莹莹。

冬,第一场雪。

最近常常想过要放弃一些,也许是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吧。第一次有种很无力的感觉,很多方面都是。

比如考试,曾经仗着自己记忆力还不错,总是临时抱佛脚,有些考试的确也是幸运的通过了,但总有那么一个考试,就会卡在那里,不静下心来,始终是过不了。

比如运动,曾经以为自己是不会胖的,于是任由体重增长,腰围攀升而不顾。甚至胖了之后,还自以为这样安全,直到嫌弃镜子里的自己。也无数次下定决心,要减肥,却总是三分钟热度而已。

比如怀孕,刚结婚时候忙工作,担心有孩子会照顾不来,想着孩子什么时候要都可以。现在想想多么可笑,工作不管当时付出多少,都不可能一劳永逸,躺在功劳簿上。


人总要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情,错过了,往往事倍...

信任到底有多重要?
有些人,仿佛天生就有种令人安心的魔力。仔细想来,大抵是因为他从未出现过令人生疑的迹象,手机可以随时拿来翻看,下班第一时间回到家里。
而另一些人,总是机缘巧合的被看到或听说,遗留的线索太多,便由不得人不去胡思乱想。
都说女人的直觉很灵,有时只因太过在乎一个人,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。随时想要收集一切关于他的消息,并甘之如饴,乐此不彼。
想像未必是真。但当女人半开玩笑的试探时,男人是时候站出来承认或者否定一切,如果一直拖着不去解释,往往只会激发更多的想像空间。而担心的,往往最终正是事实。

有人羡慕我,睡眠质量好。有人抱怨我,总是爱睡觉。
其实,他们永远不会知道。
睡着了就不会痛,不会难过,不会再想你。
除非,偶尔又会做个忧伤的梦。梦里,你还很爱我。

直到去了传说中的马拉迪,才明白在我不知道的地方,还有很多人在艰难的,努力的生活着。但是,生活似乎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努力而变的更好。刚刚粉刷过的房屋,依然掩不住破败的痕迹。相比硬件条件的不足,精神层面更加匮乏。据说在镇上走一天路,见的人不会超过二十个。驻地清一色的男人,室内洗衣洗澡都在一起,厕所在室外,旱厕。不知冬天最冷的时候,怎么度过。因为没有女人,未婚男青年的个人问题解决起来遥遥无期。在家都是被父母呵护大的孩子,现在却要背井离乡,独自成长。这一切令人感到不公,感到沮丧,却无法改变。

爱对了是爱情,爱错了是青春。

吧啦用生命结束了自己的爱情和错误,李珥用善良获得了友谊和爱情。看到的不一定真实,听到的也许是虚假。一切错过的,过错的,最终时间都会冲淡一切,复原一切。

最近为了做手工,也是满拼的。存图吧,可惜拍的不好。